lukamaiken

圈名:卢卡,好相处!
世上热圈千千万,而我萌了一大堆北极圈√
小透明各种废爱瞎写…更新随缘吧(瘫)

囚笼【小恶魔荷兹x荷兹】


1.文笔渣ooc
2.无关三次元,与任何人与事无关
3.为了区分两个荷兹,小恶魔荷兹的名字叫做:赫兹
4.微虐,写文非黑源于爱,如若引起不适很抱歉,我的文是比较黑暗的这种风格,可以吐槽拍砖捉虫人身攻击禁止
5.两个荷兹年龄一样大,未成年慎入,血腥,两次kiss【假】预警!!!

那个房间里关着会吃人的怪物,很危险,请不要靠近。
是什么时候呢,我无视了这个警告,闯入了那个绝对不允许进入的房间,遇到了那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孩子,颠覆了我拥有的一切,还失去了重要的东西。
关着他的地方像是一个巨大的鸟笼,好漂亮的地方。精致的笼子,雪白的墙壁,空气中美好的甜味,栽满整个房间的花花草草,可惜的是,那里的植物全部都枯死了。
真是凄惨的人啊,浑身上下破破烂烂,脏兮兮,衣不蔽体。手脚都被锁起来了,用比好几根手指加起来还粗的链子。
那被我踩到的花朵,是干枯的,它再也承受不住,疯狂的尖叫呻吟。这个房间的笼子没有上锁,我走了进去。
我想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,难过的泪流满面,心脏疼的剧烈,要撕裂一般。
那个孩子抬起头,锁链碰撞发出声响。大腿,胳膊,肚腹,到处都是破损。一根锁链直接贯穿了大腿,钉在墙上,地上一大摊泛黑的血液,越往里走血腥味越浓郁,多么可笑啊,美好的甜味竟是为了掩盖浓重的血腥。
这是一场久别重逢,失控的不仅仅是我。
他拥抱了我,有点粗鲁,不过并没有把我抓疼。“你不应该再见到我,明白吗?”说着拒绝的话,他却把我搂的更紧。真是矛盾的人啊,我很想你,内心强烈的愿望已经写在脸上了。我接受了这个拥抱后,心脏疼的更厉害,“我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我想要见到你…”
他恍然大悟一般,神情突然变得悲伤,但更多的是愤怒,还有一些我无法理解的情绪。他并没有去解释什么,只是搂的我更紧。
我和他一起待了很久很久。他让我觉得,快乐不仅仅是存在的,甚至还可以存在我身上。所有的空虚都被填满,我像是回归一样。
我想我们应该很早就认识,他一定是我重要的某个人,但是我记不清了,即使拼命去想,也寻不到一丁点蛛丝马迹。
我只是单纯的贪恋他的温柔,不肯离开。喜欢他说话的语气,一切的一切,我搞不懂自己,但我想努力搞懂他。
闯入了禁止进入的房间,这件事很快就传到那位先生的耳朵里。让我惊讶的是他并没有加以制止。“无所谓,如果你不介意,就这样看着他,直到最后吧!”这样说着话的先生露出很古怪的悲伤表情,那时的我未能读懂。
非常棒的晴天,五颜六色的花。我将阳光带到笼子里去,喂养那只待哺的幼鸟。我天天都去,那成为了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
“我会保护你的,永远…”
他对我说着,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笑容。我想我以前可能也听过类似的话,只是我……不记得了。我们两个人要一直在一起,我的心愿只有这个而已。
这句话没能说出口,一如从前。但是有什么变动了,什么没有变呢。
我喜欢和他待在一起,也一直想要对他说这句话。“你不讨厌我吧?我们可以一直待在一起吧?”这种话看似随随便便,其实我有经过深思熟虑。不去瞻前顾后,抛开所有干扰我的因素,这是我最想做的一件事。
“没问题的,所以,放心吧。”他一副很认真的表情,不像在说假话,用着让人安心的语气。“无论以后发生了什么事,请一定要相信我!”我没来得及回答,他毫无预兆的凑过来,托住我的后脑,紧接着就是柔软的嘴唇轻轻落在我的唇上。
好像……有点糟糕的展开。
不容置疑的压迫感袭上胸口,那孩子轻轻撕咬着我被迫张开的唇,他灵巧的小舌就这样探入我的口腔,与我的纠缠在一起,唇齿间是古怪的味道,是血的味道。时而在外围徘徊,时而侵略,牵扯出淡淡银丝。我想要挣脱,完全不能理解他的行为。不小心在挣扎中碰到那孩子受伤的腿,他痛的呜咽一声,死死的抠着地上的枯枝败叶,却没有放开我。
“哈…呼…还差点,就很快就好了…继续吧…”他颤抖着,继续深入我的口腔,尽情的侵入掠夺。突然涌入了一阵暖流,说不上它是好是坏,但接受了这个的我,感觉哪里的缺口又被填补了,身体不再感觉疲惫,同时我也没由来的很心慌,突然一下子坠入黑暗。
“感觉怎么样?!”是他的声音唤醒了我,我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以往从来没有见过的他。焦急语气,行为也失了平时的冷静,他原来也是会慌张的啊。这个冷静的家伙,就算被禁锢,就算如此的狼狈,还是不肯低下头。他会为了什么事慌成这样呢?
“你怎么了,没事吧?”我出声安慰,说完才想起自己刚刚好像是被他吻了,一时间尴尬到无地自容,用手擦擦嘴。
“醒来就好,很抱歉对你做了这种事,原谅我……”那孩子平静下来后开始道歉,但是从他的表情上我看不到一点歉意,反而有些理所当然,如释重负。他想着什么,低着头考虑了一会,才开口:“你刚刚都在我面前失去意识了,是不是身体出什么问题了,待会记得去检查一下哦,千万要去!”
“你才是!我带给你的药和绷带你都不用,为什么啊…”为什么他要遭受这种痛苦呢?先生不会提供任何帮助,但他这样的伤我是无法视若无睹的,也曾试着给他包扎,喂药,一律都被他本人拒绝,太古怪了。
但是,他突然把话题转向别处,老实说我也松了一口气,不想讨论那个吻。为什么那么没出息啊,看起来是我吃亏。“你今天…太奇怪了……”我嘟囔。
今天与他道别的时候,他看起来真的非常非常开心,比任何时候都开心。“对于今天戏弄了我这件事,真的让你这么开心吗?”我很无奈,没想到他这么恶趣味呢。
“不是,是比戏弄你还要好一万倍的开心事,而且我根本没有戏弄你!”他反驳,还抬手摘掉我衣服上粘的枯叶。“回去好好睡一觉,交代你检查身体一定要记在心上,就这样,明天就不要过来了。”
我这才发现自己身上也粘了不少植物的尸体,我将这些一一摘下,它们对我恋恋不舍,像是在做最后的绝别。“为什么?你讨厌我吗?”我不解,为什么明天不行呢。
“听话啦,你最近都没有好好休息过吧,天天往这里跑。”他的语气太过于温柔,内容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。这孩子让我沦陷进去,不想挣脱,心甘情愿。
糟糕啊…实在是太糟糕了。

-
这里真的关着会吃“人”的“怪物”,自投罗网的猎物,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…他被吃掉了吗?他获得幸福了吗?
空荡荡的房间,又只剩下了这只怪物,死一样的寂寞,唯有链条碰撞发出了声响。
那只“怪物”捡起地上的绷带,用牙咬断。“我是不是弄巧成拙呢……等着我…荷兹。”这么说着,怪物哭了,也许只是因为兴奋。
“即使没有核心,我也能保护好你!”
-

他不配用他,他只配用它。
那个怪物是“人偶”,但是“人偶”坏了……“先生的人偶”坏掉了。
他是自己选择坏掉的!
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,刚刚从睡梦中醒来。迷迷糊糊中我就开始狼狈奔跑,我必须过去,证明这是个谎言。如果我现在只是身在梦中,那该有多好。
不允许我进入的房间里,此时聚集了两个人。但是我想,我看不到其他人,也不想看,我只是看到了他,和地上鲜红的液体。
这种感觉,就像是一盆冷水,从我头顶浇下,一下子清醒,湿了全身。我压抑住胸腔里的传出来的悲鸣,努力奔跑了过去。腿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,不知道是谁已经将锁链全部拿开了,只有他双手腕深深的血痕无法被抹去。
我伸出手想要摸摸他,却只摸到满手的血,这时有气流轻轻拂过我的手背,我惊的无法开口,压抑不住狂喜,喉咙哽了一下,才终于说出话。“他!没有死!先生,他没死……”
我捧住他的头,想证明给别人看,可那气流消失了,不愿再向任何人展示。
“你在说什么呢,他已经不在了!他很痛苦并且有选择死亡的权利,要尊重他啊,荷兹!”旁边的中年女性,虽然现在身材微胖脸因哭泣而变得扭曲,但仍可见年轻时的神韵,她是谁来着?想起来了,是先生的妻子呢………“你就是这样,无视掉别人的痛苦,总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想去做。”
我就是这样无视掉别人的痛苦,总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想去做?那好吧,没问题,如果她是这么想,那便就是这个好了,我不在意,倒不如说,现在我的脑子里除了他,已经容不下任何人和任何事情了。
我没有坠入谷底,也没有听任何人的话,只想自己思考。有人说,越是危机时刻,就越要冷静,这句话真是正确呢。让我想想吧,刚刚我手上感觉到他呼出的气,确实是存在的。
虽然现在,已经没有了,像个完完全全的死人,没有呼吸和心跳,浑身冰冷。但他还没有死呢,我知道的!
“赫兹…?”
他的嘴巴里还有没有吐出的血,我扶住他的头偏向一边,用手把里面的血和血块都拿出来,才又把他放平。捏住鼻子,又抬起他的下巴,就这样深吸一口气,我用自己的唇覆盖住他的唇,吹进去。血的腥味刺激着我的嗅觉和味觉,我觉得血好恶心,但我不会退缩。
别放弃啊…哪怕只有我还觉得你还活着!
我又把双手贴在他胸骨中、下1/3交界处,用力压下去。我不停的重复吹气和按压这两个动作,不想停下,也不能停下。
“住手!荷兹,快放开他!”谁在喊我的名字,又是谁在拉扯着我的手臂,不让我继续。我甩开了,汇聚我全身的力气。
我除了这些,还能做什么呢?
好累,非常累,我感觉我在做世界上最累的事情。我不想放弃,动作和念头都不曾动摇。但这实在太耗费体力了,多久了呢,我到底坚持了多久呢?一直进行到两眼发黑,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,我再也坚持不下去,气喘吁吁躺倒在他身边。
用尽力气喘着粗气,我很脏,很脏啊……和地上的他一样脏,看吧!欺骗我的后果就是变得脏兮兮,然后死去……
我从未如此生气,等我恢复了力气,肯定是要狠狠地把他揍上一顿,否则心头中怒火,怕难以疏解了!我以为我的伙伴至少还有他,从未认清楚真相,自始至终,我都是孤身一人。
说什么永远保护我?
说什么一定相信你?
你的高傲,如此可笑……!
我闭着眼睛,气的笑出声,笑出眼泪。想起了先生,想起了先生的妻子,想起了赫兹,想起了我自己,还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我感到很恶心,恶心的想要呕吐出来。
你想问我在讨厌谁,我谁也没有讨厌。
你问我想起了什么事?
那便是“先生的人偶”原来不只一个啊。
不详的怪物,已经不在了。
囚禁那怪物的囚笼不在了,怪物也不在了,留下来的,唯一被囚禁了的,只有我那被“怪物”吃掉了的心。
明明吃掉了,但为什么?胸口那股暖流的所在地,会是那么的痛。
你是被爱着的啊,荷兹。

end
期待后续请看:两个人类
囚笼里埋着很多秘密,可能看着有些云里雾里,但总算是把剧情走完了,囚笼的后续会把这些都讲清楚。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