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ukamaiken

圈名:卢卡,好相处!
世上热圈千千万,而我萌了一大堆北极圈√
小透明各种废爱瞎写…更新随缘吧(瘫)

我的父亲【不肖子同人短篇(1)


1.本篇是第一人称辰的视角叙述的同人文
2.关于不肖子,每个人理解不同,请勿对我的文太过于较真www
3.父子日常大概【他们的日常就已经很刺激了emmmm】
4.时间线是不肖子漫画往前,辰的年龄还要更小一点
5.欢迎吐槽3
一切ok请继续?
    
     
我父亲的名字叫做鲜于冬秀,他有着很多很多的优点。是公司的理事长,也是慈善家;他喜欢帮助别人,喜欢为别人着想。他是个善良的人,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,即使有时会遭人恶语相向,依旧耐心的劝解,温柔的讲话,他是个十足的——老好人。
但这些,仅仅是除了我以外的其他人对于父亲的评价,其实我是知道的,事实并不是人们表面上看到的那样,单纯。
我的名字叫做鲜于辰,有着比较多的缺点,但确实是父亲的好儿子,这一点不会有错。我是一个从头到脚都残破不堪,十分虚弱的人。身体和精神都受不住打击,如果不是遇到了像父亲这么好的亲人,一定会早早的就失去生命。离开父亲就无法活下去的——脆弱的人。
但这些,仅仅是除了我和父亲以外的其他人对于我的评价,我内心无比清楚,我必须强大起来,强大到可以和恶魔对抗。
今天,我醒来了。窗外稀里哗啦的冷雨还有胳膊和腿的疼痛为我迎来了新的一天。我的胳膊和腿都动过手术,那以后每次阴雨天便会痛起来,虽然不是非常剧烈,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,但却限制了我的行动。
我不想起床,磨蹭了好一会才慢慢悠悠的穿衣洗漱。完毕后我翻着手机发现了父亲的留言和桌子上的几粒药片。【饭后吃掉桌子上的药,并且换一身像样点的衣服,我中午会和别人一起回来的】
我大概花了两秒时间理解了父亲的意思,我完全明白父亲的想法【好的】我用手指敲敲键盘,马上就回复了。
我拿起药片,就着水喝掉了。并不是因为信任父亲,而是身体确实难受,以及,我对于父亲还有利用价值,所以,没关系的。接着我打开了电视,新闻里播报着连环杀人事件,还附了照片。虽然这些照片经过处理已将大部分都遮挡起来,但也不难看出,女性的肢体以极其扭曲的姿势横躺着,不,应该四分五裂了。血,血,到处都是血。我的胃突然感觉到不适,那是即使关掉电视机也无法缓解的痛苦。
我伸出手替自己按住躁动的胃部,里面没有食物感觉空荡荡的却又被水之类的东西顶的感觉很饱,很恶心。躺在沙发上强迫自己不去想那副凄惨的场面,也许是因为空腹喝药的原因,这次揉着胸口好一会,才勉强压下想要呕吐的那种感觉。
“姐姐……对不起。”
我不知道为何,会说出这样的话。是因为对那位新闻上的大姐姐感到愧疚吗?还是说,为了自己的心安,而虚假的表达。又或者,因为那位姐姐,十分温柔的对待了我。
道歉了以后就一定会被宽恕,被谅解吗?
将活生生的人,由我这双手,亲自,将她,将她们,推进绝路,推向恶魔。
这样做了以后,还在期望着得到宽恕与谅解吗???
怎么做才会被原谅?
话说,究竟什么事道歉了以后会被原谅呢。
但至少,这种事,是绝对,不可能,不可以,会得到原谅的。
我睁开眼睛,打算去关掉电视机,眼睛瞟到一处不起眼的地方。在沙发有一小片,没有被清理到的血迹。实在是太糟糕了,脑子不受控制的开始胡思乱想,一会是新闻照片上的断肢残体,一会是被谁从楼上推落的失重感,那种失重的感觉,我爱着的人,紧紧攥住我的心脏。我无法逃开,撕心裂肺,难过的要死。
啊…心脏又开始了,跳的的好快,很痛苦。
到底是谁呢,让我经历这种失重感的,是谁呢?到底是谁呢!!!
不是父亲,不是父亲,不是父亲!我心灵深处的声音如此喊道。
奇怪的是,我渐渐迷失了。在楼顶将我推落的那个人,剧痛中勉强睁开眼睛看到的那个人,他们是同一人吗,我最爱的爸爸妈妈,我为什么连这个也分不清了。
就是…他吧……
必须心安理得的憎恨着父亲才行?那张将我推落楼顶的脸和父亲的脸渐渐重合了,怎么会这样呢。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恶心,再也忍不住的,吐了出来。
“呕…唔……”心脏好难受,透不过气,胃和食道在翻腾。我拼命把手往胃里压,压的肚子都凹陷下去一大块,希望能够赶快吐干净。
虽然这样说,但其实也并没有什么能吐的。“咳呃……”我只是吐出了一些水,还有药片,药片有的在胃里融化了,吐出来以后口腔里面充满怪异的苦味,又引发了下一波呕吐。我趴着吐了很久,终于止住了。也许没有太久,痛苦的时候,总感觉一分一秒都过的缓慢。呕吐物已经沾满了我的衣服,沙发,流到干净的地上,好脏…仿佛一切都是干净的,只有我是污秽一样。
这便是伤害别人的惩罚吗,可父亲为什么没有遭到惩罚,偏偏是我。
手不自觉的按向心脏,这便是活着的感觉。这颗心脏,不是很有活力咚咚咚的声音,它会发出怪异的声响,让我非常非常害怕。每次我太激动或者过于剧烈的运动,都会不舒服。但是这种怪异的声音,却是我活着的证明,倘若没有了这种声音,我的生命也会走向尽头。
躺在沙发上平复了一会,心跳渐渐恢复正常。这让我松了一口气,如果一个人在家里,突然严重的发作了,说不定真的会死。父亲到时会怎样对待失去利用价值的我呢,是直接扔到犄角旮旯埋了,还是会闹的沸沸扬扬,用那副伪善嘴脸流出鳄鱼的眼泪博取同情。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在这之后,他还是会继续完成自己的大业,从来不会关注我的父亲,会永远抛弃我。
所以,我不能死!
恢复了一些体力,我先把沙发上的血迹和呕吐物都清理干净,又洗了个澡。我把口腔作为重点清洁对象好好照顾了一下,因为嘴巴里浓浓的苦味真的很恶心。脑子虽然晕乎乎的,但温水淋在膝盖上,腿上,关节上,感觉舒服不少。必须吃点什么,不然没力气。洗完澡后我去拿了点口味相对比较清淡的速食品,吃完饭后又回房间找到药片吞下去。好生气…感觉就像向父亲妥协了一样……这次我当然没有再打开电视机,也没有接近沙发了。
中午的时候我换上了父亲说的,所谓的,像样点的衣服,端着张假惺惺的笑脸,迎接了父亲和一个可怜的姐姐。
“小辰”父亲微笑着叫了我的名字。他长的温柔且平和,岁月虽然在这张脸上留下了痕迹,但却无法阻碍它散发成熟的魅力,这便是我的父亲,鲜于冬秀。多么像一个正常人,但这副面孔下隐藏着的一切,除了死者以外,就只有我知道。我非常清楚,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“爸,你回来啦~”
是的,这是我极其擅长的事情,我很擅长做一个听话懂事的儿子。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我,就这样,冲着恶魔笑了出来。
而现在,父亲在做饭,由我负责招待这位父亲带回来的姐姐。做饭,真是好男人呢……父亲,我不由在心里嘲讽,表面上还是要挂着一张笑脸。“姐姐是和朋友一起出来玩的吗?”我装做不经意,把话题引到这里,刻意大声了点,让父亲也听见。请你千万要回答,是和朋友一起的,那样的话,我也会被拯救的。
“不是啦,我习惯一个人独处,而且最近有些困扰我的烦心事,所以……我离开家了,来到这里。”那个姐姐的脸蛋通红通红,手脚慌乱到不知道往哪里放,真是不经人事呢,虽然比我还要大。“先生真是好人呐…还邀请我到家里来坐,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。”真是的,和家人没有联系,这边也没有朋友,对于父亲来说,不是万事ok了嘛?我在心里无助的呐喊。
“不用在意,爸爸说帮助别人是一件快乐的事情,我也这么认为。”是的,没有错,但帮助后得到的回报,更让他快乐呢。
“先生说,看到了我,就想起来,家里还有自己最爱的儿子,小辰真幸福…有这么爱你的爸爸。”幸福吗…我感到了寒意,如果这样子都可以算作是幸福的话,那世界上全部的人都幸福的不得了呢。我每分每秒都受着折磨与煎熬,想要逃离,这种幸福。
“是的!有爸爸在我身边陪着我,我觉得很幸福。”违心话,说着无数违心话,我真正的心究竟安放在何处,该不会,连我自己,都找不到它了吧。
吃过饭后,父亲同那位姐姐又聊了一会。虽然是恶魔,但他特别擅长交际,话说的也很得体,把人能哄的团团转。也许是他觉得时间差不多了,也许是已经失去了调戏的兴趣迫不及待想要吃正餐,他告诉我们,自己要下去买东西,并且狠狠地瞪了我一眼。
一直都清楚的,我知道他的意思,心一下子沉入谷底,脸上招牌似的笑容也挂不住了。
借口离开客厅,我到老地方找那副画。说起来,这是父亲最喜欢的一幅画,爱不释手,我觉得很奇怪,但他的想法总是难以理解,我也没有兴趣去了解。
把挂着的那幅画取下来,拿出用缠满白色绷带的铁捶,绷带上面发黑的血迹隐约可见。
      
待续

评论

热度(10)